LITHIUM: TIBET’S RESOURCE CURSE: in Chinese

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ch/4696-Tibet-s-resource-curse

藏区资源之殇
加布里埃尔•拉斐特
2011年12月19日

为满足电动汽车和智能手机的需要,中国计划扩大锂开采规模。加布里埃尔•拉斐特认为,此举会导致青藏高原脆弱的生态环境遭到永久性的破坏。

“电动汽车讨人喜爱,但它的未来,也许不像人们所期盼的那样绿色。”
相关文章
西藏面临矿产开采的威胁
2011年9月5日
矿业污染第三极水资源
2011年5月13日
蒙古国的大型矿区
2011年12月6日

20世纪60年代,中国地质学家们到地貌复杂青藏高原进行考察,他们相信那里是一片矿产丰富的处女地。在荒僻的高山沙漠,科考队发现了由于长期气候变化,日渐干涸的湖泊。在西藏西部空旷的羌塘高原,队员们发现了已经干涸的湖泊,湖床闪闪发亮,变成了盐池。

地质学家们对盐类进行了测试之后,发现了有趣的现象——很多湖床储藏着丰富的锂盐。特别是扎布耶湖,根据当时的记录,有660 ppm的锂盐,只有安第斯山脉的阿他加马沙漠能与之相提并论。

几十年来,仅有少数几位地质学家了解这一情况。金属锂被用于制陶业和制造工业用滑脂,还有极少一部分被用作抗抑郁药,并不热门,需求量也不大。江西宜春的锂矿就已经足够满足全中国的需求。如果不够,青藏高原还有其它的盐湖,远不用开采扎布耶湖。

在藏区北部的柴达木盆地,地质学家们不仅仅发现了盐湖,还发现了石油、石棉、铅和锌。在青海湖,他们发现了可以用来制造潜射核导弹的金属。

早在三十多年前,甘肃省首府兰州市和拥有宝贵湖泊的柴达木盆地之间就修筑了铁路,上百万吨的石油由此运往兰州。后来在柴达木又发现了天然气田,开发之后,盆地开始为主要工业基地输送原料。位于兰州和拉萨之间的格尔木市也从曾经驼队驿站转变成为了工业城市,建立了生产塑料、燃料、化肥和炸药的石化工厂。大小盐湖的各类盐是重要的原料。

在干旱的柴达木盆地诸多湖泊中,大柴旦湖出产混在普通钠盐、钾盐和镁盐中的高质锂盐,最为抢眼。虽然大柴旦湖的锂总量只有是扎布耶湖的一半,330ppm,但其它指标都极为出色。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藏地盐开始出现在中央政府的五年规划当中,但实际用途,只限于从含盐丰富的湖床中拣选大量盐来生产聚氯乙烯的制造和尿素化肥。这不仅仅忽略了锂金属,还浪费了未来很有价值的钾盐和镁盐。

到了90年代,随着中国耕地生产力的下降,制作钾肥的钾盐开始受到关注。钾肥可以使过度开垦的农地重归平衡,增强肥力,而钾盐是生产这种化肥的关键原料。开始,蕴藏钾肥的柴达木盆地尚未开发,中国不得不从加拿大进口来满足需求。随后中国开始投资本国的钾肥生产。如今,钾肥生产已经同石化工业一起,成为了青海省的支柱产业。

在世纪之交,中国开始大规模分离柴达木盆地湖床的混合盐。分离天然混在一起的钠、钾、镁、锂盐,需要使用可致癌的重型有毒溶剂(例如异丁醇和氯仿)。青海省贫穷落后,气候寒冷,工业化发展成为了重中之重,土地使用管理和环境监管成为次要问题。从首府西宁到著名的塔尔寺,工业厂区拔地而起,污染废水被排放到附近河流里。钾肥厂和镁厂 矗立在格尔木、西宁和铁路沿线,并且不断扩张。

但当地只顾开采,没有注意到造成的影响。2011年年中,塔尔寺附近的居民上书当地官员抗议:“开采活动污染严重,是致命灾难,民不聊生。老百姓多次阻塞矿场,要求不要开采(被称为‘拉姆山’的)圣山,希望塔尔寺作为圣山的官方保护者。”而此前呼吁官方解决污染问题的请求都被置之不理。

抗议书还称:“今年的情况更糟。特别是五月到七月,八个村子的水管出现严重污染,水质浑浊,散发异味。很多僧人和当地百姓都出现头晕、恶心、乏力症状,很多人都因饮水而被送医治疗。”塔尔寺的污染远非个案。包括锂矿在内的矿产开采肆意妄为,影响恶劣,导致中国西部最近多起抗议事件的发生。

锂通过各类工业源流入河流,进入饮用水。科学家们通过鱼类、其他水生生物以及哺乳动物对其毒性进行了研究。加拿大和芬兰的科学家发现锂“对幼虹鳟鱼有害”。根据一份2004年的科学报告,实验中食用锂导致小白鼠发育畸形。

直到不久之前,锂仍是工业副产品,当所有有价值的物质都被提取后,剩余在残液中。但现在,随着使用锂电池的手机和掌上电脑全球热销,对于锂的需求日渐增长。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的锂电池工厂,年增长率33%。

但真正使这昨日的工业废液成为未来投资热点的,是电动汽车。电动汽车靠锂电池驱动前进,其中的锂含量以“公斤”而非“克”为单位来计算。为了满足对其与日俱增的需求,不论是易开采的柴达木锂矿,还是高难度的扎布耶锂矿,都将成为开采中心。

从生产ipad和智能手机电池的无名厂家到生产汽车电池的大厂,中国电池生产商看到了巨大商机。最快抓住机会产业升级的是深圳电池生产商比亚迪(BYD),该厂一夜之间转型成为了汽车生产商。BYD是英文“Build Your Dreams”(“构筑你的梦想”)的缩写。

比亚迪抢占先机,紧跟预计的电动汽车风潮,雄心勃勃地宣布将在2011年推出一款新车——C6,该车高创新,低污染,将连同风能和太阳能制造一起,塑造中国领导绿色科技的全新形象。

比亚迪无惧全球金融危机和大幅波动的原材料商品价格,高歌猛进,采取了一项又一项果敢的商业行动。行动之一是,在2010年宣布将入股扎布耶锂业,并且已经取得了对其锂盐未来20年的独家合同权。

此举引起了世界上两个最富有的人——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注意。他们飞到深圳,参加了比亚迪电动汽车M6车型发布会,还在发布会上被敬献了金黄色的丝绸哈达。早在2008年,巴菲特买下了比亚迪10%的股权,向全球市场彰示该企业的巨大潜力。

但发布会的灿烂(在线观看)掩盖了阴暗的真相。盐湖锂、镁和钾的开采仍然不干净。在中国,环境监管工作被人忽视,在大举开挖,对空气、土壤和水资源造成污染的西部更是如此。电动汽车讨人喜爱,但它的未来,也许不像人们所期盼的那样绿色。锂电池生产不仅仅消耗大量能源,现在使用的溶剂萃取方法也存在重大隐患,很有可能导致锂泄漏至水源中。

现在已经过了比亚迪之前承诺将真正的电动汽车投入市场的时间,也有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已经失望,打算撤销对该企业的补贴。2011年,比亚迪股票暴跌。由于汽车销量减少,电池业利润下降,该公司2011年前九个月的净利润下降了85.5%。据中国财新传媒分析,该公司“在商业扩张上投入过多”,收入无法“维持投资项目”。资金缺乏,股价下跌,导致人们 “对比亚迪所宣扬的‘新能源是未来趋势’的理念及企业本身,开始半信半疑。有人说比亚迪企图驾驭的这个浪潮已经开始走向崩溃”。

借助国家之力,将比亚迪打造成中国电动车领头羊的计划也许即将破产,但加大力度开采锂矿的活动在外界对环境问题的关注中,全速前进。中央政府决心提高锂产量,以青海柴达木盆地湖泊作为开发起点,之后将延伸到远在西藏自治区西部的扎布耶湖。

中国锂矿开采量现为世界第三,紧随智利和澳大利亚之后;而中国近90%的锂都来自青海省的盐湖。根据《中国日报》报道,青海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刘山青称,青海去年的锂产量为6,000吨,计划在未来五年里提高到30,000吨。

“原计划是到2015年产量达到60,000吨。但由于开采技术不成熟,我们将目标调低到30,000吨。”刘厅长称。但这个目标仍是去年产量的五倍。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将在2012年达到满负荷生产,盐水碳酸锂和氯化物的年计划产量为10,000吨,而到2015年,产量将增加两倍。

提炼锂需要使用包括异丁醇、戊醇、 四氢呋喃、甲酚和氯仿在内的挥发性有毒溶剂,技术的不成熟使得开采速度放缓。另外,萃取过程必须完美无误,否则受污染后,锂纯度下降,无法达到电脑和电动汽车电池的使用要求。这些有毒溶剂在常温下便会释放有毒气体,因此必须密闭在不锈钢高压容器中,由受过训练的人员小心操作。

但是在干旱的青藏高原,污染物聚集在盆地中,无法散开,开矿对环境的影响更为严重。在柴达木盆地和扎布耶湖,溶剂萃取过程中产生的有毒物质无法从锂盐湖自然消散,废弃产物或者停留在倾注区,或者蒸发到稀薄的空气中,使藏区的夏天变得更炎热。像过去一样,锂金属开采很快就会侵入甘肃。

据《金属通报》报道,柴达木盆地第一个大型锂矿场即将开工。连扎布耶湖现在也被纳入了计划,计划年生产上千吨锂。也许不久之后,你最新手机的电能就是由青藏高原的锂供应的。

在2011年四月,西藏矿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向八位投资者募股,共募集资金1210亿元(约1.87亿美元),对其子公司进行资本重组。据国际文传电讯社《中国金属周刊》2011年七月报道,子公司之一的西藏扎布耶锂业高科技有限公司,将通过向扎布耶湖锂矿追加投资将收入1550万美元。这项在青藏高原深处荒漠里的工程会怎样?扎布耶湖距离最近的工业城市2,000公里,道路、住房、电力供应和通信设施几乎都没有。如果想关注锂矿对环境的影响,只能远远地观望。

青藏高原远离监管者视线的最北部,最西部,现在又加上最东部,都被规划为了锂矿区。已经有人在抗议开矿的活动中丧生。我们能相信“绿色”科技的未来将由血迹斑斑的锂来驱动吗?

加布里埃尔•拉斐特,对西藏有着三十多年研究经验的环境政策顾问。

本文图片作者:Matthew Winterburn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ese Translation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